【向输过的人致敬】苗博雅:撕不下身上标籤,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籤

原创 游戏改变  2020-06-12  阅读 804views 次

女人迷与 TAAZE 读册生活共企的阅读专题,若要谈撕下标籤长出自己,我们得先谈谈标籤对我们与对他人而言分别代表什幺。苗博雅专文,从己身经验出发,向我们提问:身而为人,真的能够没有标籤吗?(推荐阅读:我的生活他人奈我何?汪绮:「替自己贴一张喜欢的标籤吧」)

在谈「撕标籤」之前,我想先谈人类真的可以「没有标籤」吗?

标籤,是一种人类快速认识世界的方式。心理学家皮亚杰(Jean Piaget)的认知发展理论,指出「基模」是人类吸收知识、认识世界的基本架构。

【向输过的人致敬】苗博雅:撕不下身上标籤,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籤

假想一个儿童,他知道「水果」的概念,她认知里的水果是可以吃、长在树上、甜的东西。当他走过路边水果摊,看到从未见过的榴槤时,他会问「这是什幺?」

「这是榴槤。」

「『榴槤』是什幺?」

「榴槤是一种『水果』呀。」

此时,这个孩子把榴槤归类在她已知的「水果」概念之下,就会认为榴槤是可以吃、长在树上的东西,而且吃起来应该是甜的。

认知基模的理论,说明了标籤的妙用。

「这是什幺?」

「这是草莓,是一种水果。」

「水果应该长在树上呀。为什幺草莓不是长在树上?」

很多人都经历过以为草莓是长在树上的阶段吧?虽然水果标籤帮助我们快速地认识了榴槤,但也让我们误认很多事情。直到我们理解西瓜、草莓等虽然都是水果,但不是长在树上,我们才修正了「水果都应该长在树上」的认知。

有些人过度依赖标籤,一但没有标籤就无法直接认识世界,例如,那些初次见面却非常急切地想要了解我的性别的人。

【向输过的人致敬】苗博雅:撕不下身上标籤,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籤

「你是男生还是女生?」如果我没有立刻解答,就能感受到他的焦虑。

小时候,我只觉得有趣。我是男生还是女生,跟他有什幺关係?后来我明白了。根据个人的经验,会因为不知道我的性别而焦虑的人,通常都非常在意男女之别,并且对男性和女性有(他自己认为的)特性归类。(推荐阅读:苗博雅谈母猪教:厌女文化,其实反映了背后的焦虑)

他们通常会认为,男生就应该有某些特质(例如豪爽、阳光、活泼、事业有成、粗枝大叶、强壮、不爱哭、坚韧、冷静、爱女人、阳刚......等);女性就应该有某些特质(温柔、善解人意、贤慧、顺从、穿裙子、细心、爱男人、阴柔......等,总之是男性的相反)。这样的人,必须透过「知道你是男生或女生」来「了解是你一个怎样的人」。

遇到这样的人,我总觉得可惜。无法直接理解新的人事物,只能够过一张张的标籤来认识他人,这样的世界,该有多无聊啊。而有些人,更是不幸地被装进标籤构成的瓶子,变成一颗方形的西瓜。

每个婴儿刚出生时,从外观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可爱、善良。直到他们被贴上了男生的标籤,他们就被认为该强壮、不爱哭、坚韧、冷静、阳刚⋯⋯;若是被贴上女生的标籤,她们就被认为该温柔、善解人意、贤慧、顺从、阴柔⋯⋯。原本人类藉以认识世界的标籤,反客为主,成为套住人格发展的框框。

【向输过的人致敬】苗博雅:撕不下身上标籤,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籤

不符合标籤形象的女生/男生,就会被社会惩罚,被认定是坏女人/坏男人。一些过度焦虑的双亲,因为孩子不够符合心目中的男生/女生标籤,急切地想要「纠正」孩子,动辄用「像个男人好吗!」「当个好女人!」那些独特的、美好的、多元的特质,就因为不符合「男生/女生」的标籤,而被扼杀。原本一样米养百样人的世界,变成两样人,其他,都是不合标準的。

过度依赖标籤认识世界,不只无聊,更容易出错。想要用自己眼中的标籤来定义他人,不只狂妄,更是在为(自己或他人的)人生製造困扰。

我们身上的标籤撕得掉吗?很难。不是我特别悲观,而是,我们身上的标籤是别人为了快速认识我们而贴的,从来就不操之在己。就以我自己的经历而言,「这个人是主张废死的」这张标籤,从来就不是我自己所贴。而这个标籤真正符合事实的部分,也只有「我反对死刑」这点,其余的,包括「这个人很冷酷、头脑坏了、没良心、很有大爱⋯⋯」等,都只是旁人对这张标籤的想像(认知),未必与我有关。「这个人不男不女」这张标籤,顶多也只能符合「从外观上不能一眼看出性别」,其余的「变态、道德沦丧、人不照天理天不照甲子、很乱⋯⋯」等,也都是旁人自己想像的。

我们既无法控制他人的脑袋,也就谈不上什幺勇敢撕下贴在自已身上的标籤。

人类总是离不开标籤的,我们都想快速地认识世界。我们也不太可能撕下自己身上的标籤,因为总是有喜欢用标籤认识你的人,随时準备要帮你贴上新的标籤。

那我们到底能做什幺呢?我们至少能够撕下贴在自己眼睛上,把自己的视野弄窄的标籤吧。

我们一边利用便捷的标籤,同时也要注意别被标籤所控制了。认识一个人时,认识他的本质,别以为用标籤就能得知这个人的一切。更别妄想要求旁人依照你贴的标籤行事。遇到与自己原先的认知不同的事物时,先别急着质疑别人做错了,而是想想自己的标籤内容是不是该更正。

我们不会气急败坏地说西瓜既然是水果就应该长在树上,更不会想办法让全世界的西瓜以后都长在树上,而是调整自己对水果的认知,接受某些水果就是不会长在树上。

既然如此,我们应该也有同样的能力,接受「有些人,就是和我想的不一样」。

《性别打结:拆除父权违建》

【向输过的人致敬】苗博雅:撕不下身上标籤,但能选择不只用标籤

撕下性别标籤、拆除父权违建如何可能?这本书不是圣经,只是入门;不是真理,但可能开启你对人生的不同想像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