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本杂誌之必要

原创 人工区域  2020-07-29  阅读 529views 次

文字:李明璁

还记得2010年春天,iPad在全球掀起炫风,三个月卖掉近500万台,被誉为「史上最成功的3C电子产品」,Steve Jobs在当时还意气风发宣告了:「后PC时代已革命性地降临」。iPad比笔电轻薄便宜、又比手机萤幕大得多,让举世惊艳且纷纷预言:报纸、杂誌和书籍,都将因此方便阅读的行动载具而走入末日,数位内容将取代纸本出版。

然而,iPad热潮并未延续太久,从2014年销量便开始持续下滑,2015年更暴跌超过两成。相对于这波平板电脑神话的迅速崩解,2014年反倒是欧美纸本杂誌丰收成长的一年。光美国境内单年就有855种新杂誌诞生,数量比前一年成长超过两成,且这些新刊物多半都是针对特殊分众族群的独立杂誌。

纸本杂誌之必要
出刊的《pen》双週刊。

无独有偶地,2014年底在日本的《pen》双週刊,做了一个华丽的封面特集:「纸本杂誌真的快要灭绝了吗?」热血编辑们像是演出人生最后一场Live似地,把对杂誌的爱毫无保留地倾诉予读者大众。从各个角度切入,为纸本杂誌无可取代的价值辩护,包括「多样性与专业性的深掘」、「封面与人物摄影的质感」、「特辑製作与人生记事的交会」等等。

纸本杂誌之必要
《pen》双週刊内页。
纸本创刊并未退潮

很显然,「用平板浏览数位内容将消灭纸本阅读」的预言并未发生。即便传统纸媒的广告量的确因网路投放而大幅减少,许多杂誌也因转型失败而吹起熄灯号,但直到今日,纸本杂誌的创刊热潮却还在持续。根据密西西比大学杂誌创新中心主任Samir Husni教授(被尊称为Mr. Magazine)之统计,即便相对于欧洲,向来资本集中、重商业轻文化的美国,平均每一个月也都有20种定期发行的新纸本杂誌问世。

最具代表性的美国独立杂誌之一,当属来自俄勒冈州小城波特兰、红遍全球的《KINFOLK》(甚至带动了小城的文化观光)。这本素净、慢调而被视为「疗癒系」代表的生活风格誌,构思于一对夫妇的家常餐桌上,他们希望藉此分享关于简单幸福的日常基调:舒缓、趣味与专注投入。整本杂誌的内容,也因为企划力强、图文精美、没有广告及大量留白,营造出充满凝视、反思和遐想的阅读沈浸氛围。

至于大西洋对岸的英国与欧陆,纸本杂誌文艺复兴的趋势更是有过之无不及。比如创刊于阿姆斯特丹的男性时尚誌《FANTASTIC MAN》,在2009年于伦敦推出女性杂誌《the gentlewoman》。

两个兄妹刊物的品牌形象,乍看杂誌名称字体(前者是稜角锐利的大写,后者是圆润收敛的小写),似乎符合阳刚与阴柔的不同气质;但翻阅封面摄影与内页美编,很快就会发现,这两本时尚杂誌根本经常挑战、倒置两性刻板形象,呈现出坚毅、专业化的酷女,与优柔、家居化的美男。

还有在美国诞生、英国发行的半年刊《CEREAL》,2012年创刊时首刷仅1500本,但是到了2015年,他们一期就印了35,000本,且很快便完售。去年甚至推出了韩、日、中三个外文译版。杂誌主题则从一开始的食物和旅游,到第五期后重新定位为旅游与生活方式。同时,杂誌社也推出单行本的城市旅游指南。很多人一开始都唱衰这根本没有市场,没想到第一砲的纽约、与随后发行的伦敦指南,都不到半个月就销售一空。

纸本杂誌之必要
半年刊杂誌《CEREAL》。
独立出版持续发酵

位于伦敦东区的新文化重镇Shoreditch,不仅聚集大量的风格咖啡馆、古着店或设计工作室,也是各类型独立出版的新创聚落。在这里有一家经常挤爆的複合艺文展演空间「The Book Club」,每个月都会和知名网站「Stack」(一个为读者量身推介、挑选与订购递送的独立杂誌流通平台)合作,切入不同主题举办「与总编辑有约」之类的问答活动。

还有位在Barbican Centre和大英图书馆之间的「magCulture」,店里展示贩售超过350种独立杂誌,读者座谈也总是爆满。

《Harper's BAZAAR》所属的赫斯特集团英国商业营运总监Jean Wolfson,在接受《老派科技的逆袭》作者David Sax访问时曾表示:「印刷品的读者比数位版读者来得有价值……他们跟杂誌的关係比较密切,忠诚度也比较高。」

这种深刻坚定的认同感,其实不单靠行销宣传,更是仰赖小团队编辑专心企划、不同专业作者精心创作,与来自世界各地读者用心共鸣——三方共构共享的分众文化气味、生活态度与实践。

纸本杂誌之必要
更多关于数位与类比媒介的论述,可藉由行人文化所出版的《老派科技的逆袭》做更多探索。

日本杂誌界首屈一指的艺术指导藤本泰,曾在其自传最末说:「杂誌设计师的工作是比任何人都早一步,抓到那个时代的气氛与感觉,并将它反映在杂誌的页面上。」杂誌人就像时装设计师,扮演潮流设定的角色,无论他信奉的是左派右派前卫派或复古派。

有趣的是,即使藤本先生对未来的数位媒介抱持乐观开放之姿,他在序言仍忍不住地可爱告白:「不过,我最喜欢的终究还是纸本杂誌啊!如果我设计的杂誌能像陈年好酒般流传于世,我将感到至高无上的喜悦。」难怪,身为杂誌爱好者的我们,翻阅一页又一页,亦如啜饮美酒一口接一口地陶醉着啊!

李明璁
剑桥大学社会人类学博士,现任教于台大社会学系,研究关注全球媒体与消费文化。曾参与创办《cue.电影生活誌》,统筹主编麦田「时代感」书系、大块文化「Sound」书系,亦曾仼金钟奬、金鼎奬、时报文学奖等评审,着有散文集《物里学》、短篇小说集《Rock Moment》。

*本文由 Harper's BAZAAR Taiwan 报导,未经授权同意不得转载*
 更多时尚艺术资讯,尽在《Harper's BAZAAR》

延伸阅读

日本杂誌界近期的重点话题:《莴苣俱乐部》的逆转人生就算看不懂日文也会超想买的日本地方誌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